說到文藝復興,你會想到什麼?

藝術的創舉?人文思想革命?科技的改良與創新?

對我們這些藝術愛好者來說,這無庸置疑是一個最令人心神嚮往的夢幻年代
你也許不知道,這同時,也是一個充刺殺、陰謀、權力算計的血腥年代

上一篇文章裡,我們講了文藝復興幕後的金主爸爸—梅地奇家族的崛起。靠著喬凡尼白手起家開了個銀行,就此翻身,成為佛羅倫斯最有錢的人。
而他的兒子,國父老科西莫,更是運籌帷幄,最後成了地下國王,讓整個家族握有統治佛羅倫斯的實權,並資助了天才建築師布魯內列斯基,替佛羅倫斯解決了建築的百年工程難題,建造出一個史無前例,最巨大、最美麗的磚造圓頂。

佛羅倫斯—聖母百花大教堂

這是文藝復興時期,以資金推動藝術與科學進步,達成跨時代創舉的最佳例子,但你以為這就是顛峰了嗎?
不不不~這還只是前菜一碟呢!今天要講的故事更華麗、更戲劇,也更黑暗血腥!

科西莫之後

國父科西莫的身體十分勇健,一直到七十幾歲才去世,下一任繼承人,他的兒子皮耶羅,此時已經48歲了,才開始正式統治佛羅倫斯。
這個皮耶羅從小體弱多病,所以一直沒有被視為是接班人,加上他爸爸太罩了,把所有事都打理得好好的,可能因為貴族家裡也吃得比較好,所以導致皮耶羅在中年時就有痛風的問題,大家就給了他一個不怎麼好聽的小名—痛風者皮耶羅。

(附帶一提,在梅地奇家族裡叫皮耶羅的都很衰,除了這個痛風者皮耶羅外,他的孫子皮耶羅二世,結局是溺死在河裡,被人稱為不幸者皮耶羅)

中年的皮耶羅,才上任五年就死了。此時才二十歲的長子羅倫佐,自然而然的接棒成為下一任家族的主理人,並接管治理佛羅倫斯。

羅倫佐的黃金時代

痛風者皮耶羅有兩個兒子,老大是羅倫佐(Lorenzo de’ Medici),弟弟是朱利安諾(Giuliano de’ Medici),這兩兄弟可以說是大家聊到文藝復興八卦必討論的話題人物。話題度這麼高的原因,除了他們對藝術的貢獻之外,他們倆人的人生也是非常戲劇化。

左:羅倫佐,右:朱利安諾

老大羅倫佐,雖然聽說長得不太好看,但是他不僅很有政治能力,而且有很高的藝術才華,在當時,他是有名的拉丁詩人!更難能可貴的,是他還熱衷於培養、資助年輕藝術家,廣設平價學校邀請青年才俊來就讀。最厲害的是,羅倫佐辯才無礙,是個天生的演說家。不管他們要討論什麼主題的政策,只要他一開口,所有人就會立刻被說服的五體投地。也因此,世人稱他為”Lorenzo il Magnifico”,這個magnifico有兩個意思,可以翻作豪華的,也可以翻作偉大的意思。聽這個名字就知道,大家有多崇拜這位羅倫佐了吧?。

而弟弟朱利安諾也不是簡單的人物,出身貴族,長相俊美,身材精實,運動神經發達,妥妥的高富帥一個,這兩個人走在路上,簡直就是當時佛羅倫斯的大明星。

1469年佛羅倫斯進入了黃金時代,此時掌管佛羅倫斯的正是羅倫佐和他的弟弟朱利安諾,所以各界人士自然都會想方設法的希望能與這家族沾上一點關係。直接送錢太粗暴了,畢竟梅地奇家也不缺錢,那還有甚麼好方法呢?沒錯,就是畫畫!

波堤切利《三王朝聖》

1475年畫家波提切利的工作室接到了一份訂單,請他幫忙替新建的禮拜堂做美化裝飾,波提切利選擇了這時期很常見題材:三王朝聖(或稱三博士來朝)。描述的是在耶穌出生的那晚,東方有三位賢者,看到天空中的星象有異,彷彿是聖人要誕生的跡象,於是跋山涉水跑來朝聖傳說中的猶太人之王。在這幅畫作中,波提切利把梅地奇重要成員都畫了進去,有看出來嗎?

波提切利《三王朝聖》中到底有幾個梅迪奇家族的成員呢?

畫面上那個接觸聖嬰的腳的老者,正是國父老科西莫;畫面中央穿著紅色斗篷跪著的人則是國父科西莫的長子,也就是痛風者皮耶羅;畫面最左邊配著劍,看起來趾高氣昂不可一世的就是豪華者羅倫佐,而站在賢者後面的黑髮年輕男子,就是羅倫佐的弟弟朱利安諾,而畫面右邊這位看著觀眾的藍袍白髮老人則是這幅畫的委託人,加斯帕雷。
而更驚人的是,波提切利把他自己也畫進去了!也就是這位最右邊,穿著跟大家衣服色系很不一樣,感覺很不合群的這位捲髮青年,就是畫家本人。

在那個沒有電影沒有特效的年代,能夠這樣穿越時空甚至和耶穌跟聖母這樣的神級人物放在一起,實在是莫大的榮耀!
然而通常都是把資助者畫進畫裡,這幅畫的資助者其實並不是梅地奇家族,那為什麼為什麼波提切利要把梅地奇家族畫進去呢?

其中很可能的原因就是來自委託者的要求,這個委託者加斯帕雷也是一位小小銀行家,所以他希望藉著這幅畫,向梅地奇家族展現友好與尊重,或是你也可以說他想抱一下梅地奇家族的大腿,蹭熱度博關注。
然而,這幅畫真正紅到的人只有波提切利,因為這個加斯帕雷的家族沒多久後就家道中落,在歷史上消失了蹤跡。

但是羅倫佐看到這幅畫後可以說是龍心大悅,非常開心,便翻了波提切利的綠頭牌,邀請他入宮,波堤切利也如魚得水般的開啟他為藝術界留下經典巨作的繪畫生涯。

然而,當一個掌權者哪有那麼輕鬆,有些人選擇當梅地奇家族的跟屁蟲抱大腿,自然也會有人選擇別的方法。

帕奇陰謀 La Congiura dei Pazzi

還記得我們的銀行創業家曾祖父喬凡尼的主要敵人,是勢力最大的貴族——奧比奇家族嗎?到了他爺爺老科西莫的年代,奧比奇已經差不多被幹掉了,貴族代表的勢力一去不復返。其實這也能反映佛羅倫斯的整個大局勢,統治階層已經漸漸由傳統封建社會的貴族血統轉移到有錢的平民上。

不過這也代表,只要有錢,那你就能上來爭奪這個位子。所以當時另一個同樣也是銀行起家,事業做很大的帕奇家族,也想來分一杯羹,爭奪佛羅倫斯的治理權。

他們策劃了一場陰謀,要暗殺掉梅地奇兩兄弟,取代梅地奇家族在佛羅倫斯的統治。

而其中,參與人員除了帕奇家族的三位成員之外,還包含了教宗的外甥——主教吉羅拉莫(Girolamo Riario)。可見,有多少人看梅地奇不順眼,想置他們於死地。更令人震驚的是,這個任務竟然受到教宗西斯圖斯四世(SIXTUS PP. IV)的默許,他可是天父在人間的代言人教宗耶!怎麼可以參與這種密謀殺人的會下地獄的行為呢?

左二:吉羅拉奧,右一:教宗西斯圖斯四世

總之,他們原定要在禮拜六的宴會當晚讓兄弟倆喝下毒酒,但是朱利安諾並沒有參加宴會。於是他們便只好將計畫挪到當週的星期天早上,也就是安息日。安息日對天主教徒來說,是最神聖的日子,在這天不能工作,所有虔誠的教徒都要上教堂參加彌撒,而梅地奇家族自然也不例外。
帕奇密謀要在兄弟倆參加完彌撒後,直接在教堂動手。在安息日殺人是多麼褻瀆神的行為,更何況還是在彌撒時、在大教堂這種“上帝能看的見”的神聖的地方。於是,便有一位不願意參與計劃的人退出了。

斯特凡諾·烏西《帕奇陰謀》

1478年4月26日,這天是復活節,也是星期日,是所有人都要上教堂做禮拜的日子。羅倫佐兄弟也不例外,他們和家族其他成員走進了聖母百花大教堂。就在主教完成彌撒之後,刺客們立刻包圍了梅地奇兄弟,展開瘋狂的刺殺。羅倫佐受了重傷,後頸血流如注,一邊防禦,一邊撤退,好不容易逃到教堂裡的聖器室,嘴裡還在不斷呼喊著弟弟朱利安諾的名字。
而朱利安諾就沒有這麼幸運了,朱利安諾在大教堂裡,在眾目睽睽之下,被殺手連刺了19刀,當場不治身亡,倒在了大教堂的地板上……

另一方面,帕奇家族立刻趕往佛羅倫斯的市政廳-維奇歐宮,想要趁著混亂脅逼執政官交出權力,自行宣布上位。不過,憤怒的佛羅倫斯人民並不領情,他們當場湧入市政廳,抓住了帕奇家族,結束了這場突如其來的政變。

死裡逃生的羅倫佐悲憤交加,親弟弟竟然就這樣被陰謀害死了,他立刻吊死所有現行犯。主謀者雅各布帕奇,也被憤怒的佛羅倫斯市民扔到了河裡。帕奇家族所有殘餘的標誌都被抹去,一大家族在佛羅倫斯所有生活的痕跡就此消失。羅倫佐不計代價的追殺所有逃亡的殺手,就此踏上了報仇的旅途。而叛亂者被吊死的模樣,也被波提切利畫了下來,展示在傭兵涼廊上,彷彿是羅倫佐在昭告世人,這就是與梅地奇家族做對的下場。

奧多阿爾多·博拉尼-挖出雅各布帕奇遺體(1864)
達文西手稿-帕奇陰謀參與者受吊刑(1479)

那以上就是今天這集的介紹,當我們在享受文藝復興帶來的美與革新這些故事的時候,也不要忘記背後這段血腥的鬥爭跟陰謀。
事實上,這還只是個開始,權力的都爭跟計算在這個亞平寧半島上面持續了好幾百年,除了佛羅倫斯,甚至連米蘭、羅馬、威尼斯都被牽扯進來。

下一集,我們將會提到,故事堪比黑幫經典電影「教父」的羅馬教宗與佛羅倫斯宗教鬥爭的故事,他們是如何將波提切利這位藝術大師帶到這個世界上的美給全部摧毀殆盡的。

文/ Alice & Peggy

【文藝復興系列】延伸閱讀

觀看影片解說

文藝復興教父-梅地奇慘遭刺殺?波堤切利跟達文西都畫過的酷刑現場!|文藝復興畫家與他們的乾爹 EP3|Fernweh illustration

Alice後記:

有關波堤切利-三博士來朝這幅畫中的梅地奇成員分析其實有很多種版本,較為人所知的可能是瓦薩里的版本(1500)。這集我們的解說來源是參考比較新的版本(Ulmann在1983年的專著所提供的解析),到底畫作裡面誰是誰其實是非常難考證的,各家都有不同解釋。不過值得注意的是,通常在文藝復興的畫作裡「看向觀眾的人」都有著特殊的意義。例如在這幅畫中,看向觀眾的人有三個,一個是畫家本人,另一個是委託者加斯帕雷,還有一個在左上角,我覺得應該也會是個重要的人物,但沒有找到答案,如果你們知道他是誰歡迎留言告訴我唷!

留下你的回覆吧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目錄
回到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