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之前我們提到「文藝復興」這場革命,他不單單只存在藝術界。而這場運動的起源:十三世紀義大利的佛羅倫斯,正是孕育了這個百年藝術盛世的搖籃。

不過,為什麼這些現在常被認為「畫畫賺不到錢」、「畫畫會餓死」的藝術家,他們卻可以在六百年前的歐洲,專心追求藝術,在思想和技巧上突破創新,讓這個時期的藝術突然達到史無前例的巔峰,百花齊放呢?

這背後功不可沒的乾爹乾媽,正是鼎鼎大名的梅地奇家族,也就是佛羅倫斯實際上的掌權者!在梅地奇家族對佛羅倫斯斷斷續續長達三百年的統治當中,佛羅倫斯這個小小的城市在政治、經濟、及藝術的成就,都達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峰。

梅地奇家族—文藝復興教父

而梅地奇家族最了不起的地方在於,不像歐洲其他貴族有著世襲的財產和高貴的血統,他們最開始是從平民發跡,透過工商業致富,靠著厲害的經商手段,一步一步成了分行據點遍佈歐洲的跨國銀行企業家,連教宗都是他們的客戶!在成為國家實際統治者後,他們更是透過聯姻和外交手段,成了貴族,家族中甚至出了兩位垂簾聽政、握有實權的法國皇后
後來他們甚至把勢力範圍伸到羅馬梵蒂岡,讓好幾位家族成員接連爬上了天主教世界權力的頂點,三百年間,先後出了四任教宗。不僅如此,他們對藝術文化的保留與贊助也不遺餘力,不僅在閒暇之餘蓋圖書館、蒐集並翻譯希臘羅馬時代的古書,他們也資助藝術。著名的文藝復興三傑之中的兩傑:達文西和米開朗基羅,還有其他知名的畫家像是波提切利、多納泰羅,都是他們資助的對象,所以梅地奇家族也被稱為文藝復興教父

不過這個家大業大、控制歐洲、影響世界的幕後推手,卻在18世紀時,隨著最後一個家族子嗣死去,梅地奇家族正式劃下句點。

這個權傾一時的歐洲知名望族,他們到底是如何發跡,站上世俗和宗教的頂峰,並成就藝術文化盛世呢?

要說梅地奇的故事,最快的方式就是旅行。所以接下來和我一起去義大利佛羅倫斯這個小城市散散步,我們邊走邊聊吧~

佛羅倫斯藝術漫步之旅

說到經典的藝術之旅,你絕對不能錯義大利中部的山城——佛羅倫斯,文藝復興的發源地。佛羅倫斯就像是一個充滿魅力的成熟女人,她很美麗、可是不是很華麗、妖豔的那種。她有點年紀,看得出歲月的痕跡,但長相古典、非常有氣質,姿態優雅、說起話也充滿內涵。她擁有許多名字,像他的義大利語”firenze”—「花之城」,以及英語”florence”,都是來源於古時對這裡的稱呼—Florentia,也就是拉丁語「繁榮之城」的意思。還有另一個也許你更熟悉,這也是我個人最喜歡的一個。那就是詩人徐志摩在歐洲旅居的時候,因為看到這裡的風光美景替她取的名字——翡冷翠

而梅地奇家族的故事就從這裡開始。

領主廣場 Piazza Della Signoria

在領主廣場(Piazza Della Signoria)上,矗立著一棟非常重要的建築,叫做Palazzo Vechio,維奇歐宮,這是佛羅倫斯以前的市政廳。走進市政廳之後,就可以先在牆上找到六顆球球盾牌的圖騰,這是什麼勒?

這正是梅地奇家族的家徽,只要看到這個徽章,那就代表這個建築曾和梅地奇家族有很大的關係。這六顆紅色球球的來源眾說紛紜,有人說是藥丸,因為梅地奇這個詞——“Medici”,正是拉丁文中「藥」的意思。有些人說梅地奇最早是從事羊毛生意,球球代表的是「羊毛」。也有人說,梅地奇家族是開設銀行起家的,所以這六顆球是代表「金幣」。
總之,記住這個徽章,因為在佛羅倫斯散步之時,會不斷在這個城市的各個角落看到他。這都是梅地奇家族和當時代的藝術大師們,曾經在這生活過所留下來的痕跡。

出現在佛羅倫斯各個角落的梅地奇家徽

創立梅地奇銀行,成為現代銀行先驅

14世紀是梅地奇家族在這城市開始發跡的時候,當時當家的喬凡尼‧德‧梅地奇只是一位普通人,家裡沒什麼錢,也沒分到多少遺產。不過他的遠房叔叔在羅馬開銀行,於是喬凡尼便先在叔叔那裡幫忙,叔叔退休把一部分的公司交給他接手。1397年,喬凡尼帶著資金,回到佛羅倫斯成立了「梅地奇銀行」。喬凡尼是一位聰明的商人,他拿了一萬金幣,重金資助一位想競選羅馬教皇的那不勒斯海盜—柯薩。雖然柯薩出身貴族,但依然沒人看好這場豪賭。沒想到最後柯薩還真的在1410年當選了羅馬教皇,於是作為回報,教皇也在梅地奇銀行開戶,將整個梵蒂岡教廷的錢財都交給梅地奇管理,梅地奇銀行趁機擴張業務,將分行據點開到了整個北義大利。

商人勢力崛起

這時的佛羅倫斯已經是個自治城市,由九個市民組成的首席執政團來治理共和國。這九個人分別是由當地具有影響力的職業行會﹔羊毛、絲綢、呢絨、毛皮、銀行、律師、醫生、工匠行會各推舉出一位代表所組成的,不論平民或貴族,都有資格擔任這個共和國的執政官。
喬凡尼作為其中兩個行會的成員,也三度被選為執政官之一。而這些執政官就在維奇歐宮裡工作,只要遇到甚麼事情就是討論投票表決,主導共和國的行進方向。

雖說佛羅倫斯共和國表面上是民主制,但其實權力還是掌握在少數行會的手裡,此時勢力最大的是擁有貴族血統的奧比奇家族,也是佛羅倫斯實際的統治者。但因為連年和米蘭打仗(而且還是打敗仗),奧比奇家族只好靠提高人民稅收來填補共和國的財庫,另一方面則與已經靠銀行賺了很多錢的梅地奇家族尋求幫助,也因為這個舉動,讓兩個名門世家的聲望漸漸產生了死亡交叉。

中世紀贖罪的最佳解法:資助藝術、美化教堂

接下來,我們先離開維奇歐宮以及領主廣場,繼續往北走,在這個小巷子裡面,我們會經過詩人但丁的故居。但丁在神曲裡曾非常生動的描述,放高利貸的人是如何下地獄,又如何在地獄受到可怕刑罰。梅地奇銀行的業務正就是屬於一種放貸的行為,所以喬凡尼一直非常害怕自己死後會下地獄,於是他就想用捐錢贊助藝術的方式來整修教堂贖罪,減輕他的罪行。

喬凡尼是第一位開始贊助藝術的梅地奇家人,

而他這些舉動也大大影響了他們接下來整個家族支持藝術不遺餘力的家族風氣。

國父-科西莫德梅地奇

1429年,喬凡尼死後,他的兒子,也就是後來被尊稱為國父平民的保護者科西莫,順理成章的繼承家業。由於他們家前前後後出現了兩位科西莫和兩位羅倫佐還有兩位喬凡尼,所以歷史學家也叫這位科西莫為「老科西莫 Cosimo il Vecchio」。此時梅地奇家族的聲勢已如日中天,而科西莫更是一位比爸爸更精明的銀行家,在他的治理下,銀行業務持續擴大,甚至在倫敦也開了分行!在梅地奇銀行貼心的服務下,他仔細維護和每一個客戶的關係,教宗和各地的紅衣主教們可以把錢付給離他們最近的梅地奇分行,購買來自世界各地的奢侈品﹔異國香料、織品和古代文物,簡直就像買網購一樣方便。就這樣,他們的銀行開遍每個歐洲城市,而梅地奇也成為信譽的保障。

國父科西莫
瓦薩里:科西莫被流放 (1556-1558)

科西莫本來對政治是興趣缺缺,沒打算參與的。不過就像我們剛剛講到的,原本佛羅倫斯的老大奧比奇家族,是梅地奇家族的死對頭,他們現在看到科西莫做的順風順水,非常想剷除梅地奇家族的勢力。於是奧比奇便陷害科西莫,讓科西莫因此被共和國判刑流放十年。
不過,就在科西莫出發沒多久,共和政府就發現,沒有了科西莫,佛羅倫斯已快財源枯竭了!再加上老百姓本來就不喜歡一直亂打仗的奧比奇家族,於是才被流放了一年,1434年,科西莫就成功的在萬民擁戴下回到了佛羅倫斯。這一回來,便坐實了他佛羅倫斯僭主的地位!他流放了奧比奇家族,自己獨攬大權。雖然柯西莫本人不當公務員,但所有政府決策都要經過他的核可才可以執行。所謂的「僭主」實際上就是獨裁統治,只不過跟君主制差了一個名號罷了。

我們先離開但丁故居,繼續往前走,就可以看到一個在科西莫的贊助下,由建築師所完成的,可以說是佛羅倫斯最偉大的建築。

聖母百花大教堂

在巷子裡面繼續走,在路的盡頭會漸漸出現一片開闊的藍色天空,以及一座超級宏偉又漂亮的教堂,他就是聖母百花大教堂(Cattedrale di Santa Maria del Fiore),是佛羅倫斯的宗教信仰中心,也是城市中最顯眼的地標。若在城市裡迷路,只要抬頭找找教堂的圓頂,就知道方向了。

我第一次看到百花大教堂的時候真的非常震撼,因為他跟一般我們印象中那種高聳的、石造的灰色哥德式教堂完全不一樣。百花大教堂底色是白色的,而且用了大量綠色和粉紅色大理石做裝飾,陽光照在牆面上,還會帶點天藍色陰影,光是色彩就很有高級感,整個立面看起來非常的精緻、有氣質。而且他不像歌德教堂給人一種很尖,具有攻擊性的感覺,百花大教堂是比較圓潤的。

教堂立面細節:壁畫與綠色、粉色大理石裝飾
教堂立面細節:聖人雕像

沒有屋頂一百多年的大教堂

聖母百花大教堂是從1295年開始興建的。當時佛羅倫斯人想要蓋出一個最宏偉的美麗教堂來彰顯佛羅倫斯的國力,於是畫了一個很豪華的設計圖,搭配上一個有史以來最大、最高,直徑有43公尺、高52公尺的八角形圓頂。好不容易花了80年蓋好一樓的牆以後,卻發現一件很尷尬的事——沒有人會蓋這麼大的圓頂!

雖然在古羅馬時期,羅馬人就已經建造過一個高四十多公尺,有著大穹頂的萬神殿。但是經過了一千多年,當時的技術早就已經失傳了。而且萬神殿的穹頂,還是沒有聖母百花大教堂這麼大。尤其是到了1347年的秋天,佛羅倫斯也開始爆發黑死病,所以教堂興建也被迫中斷,圓頂計畫又被擱置了五十年。

到了十五世紀,這教堂屋頂已經空在那一百多年了!!

百年建築難題

此時梅地奇的當家是柯西莫。他看這圓頂空這麼久真的很不爽,做個禮拜,鳥大便一直滴下來,很不方便也相當噁心。佛羅倫斯政府就決定舉辦一場建築招標競賽,號召當時所有最厲害的建築師來提案,看誰可以提出圓頂的解決方案。

千萬不要以為蓋這個圓頂好像很簡單,當時他們面臨幾個百年來無人可解的技術難題:

  1. 圓頂太過巨大,沒有那麼多的木材
    以前在建造圓拱跟圓頂,都是要先建造一個彎的木架做底部支撐,像是鷹架一樣,從最外圈,也就是圓拱的兩側分別一塊一塊堆砌上石頭,慢慢堆到中間,最後在最頂部放上一塊倒梯形石頭。這樣一來,整個圓拱就能夠靠石頭的重力、以及石頭之間的作用力自己撐著。此時就能把下面的支撐木架拿掉,圓拱也能維持原本的形狀,非常牢固,不會倒塌。可是佛羅倫斯的問題是根本找不到這麼多木材來蓋一個足夠大的鷹架,因此便無法使用木架來做支撐。所以這個方法行不通。
  2. 不能使用飛扶壁
    飛扶壁是當時北部哥德式教堂很常見的支撐結構。飛扶壁就像是幾個手臂在外面支撐著建築,讓建築集中托高。所以加了飛扶壁,房子可以蓋的非常高。但是佛羅倫斯人覺得那是沒文化的北部敵人在用的,是很醜的設計,他們才不要用~
  3. 八角形底座是歪的
    圓頂底座是八角形的。但因為蓋底座時,一些在建築測量技術上的問題,把八角形底座蓋歪了,不是正八邊形,所以定中心就變得很困難。不能直接複製八片圓拱來蓋圓頂。

終結露天教堂宿命的那個男人

面對這些百年問題,這時候一位金匠鐘錶師斜槓建築師鬼才——布魯內列斯基出現了!他透過之前長達十年在羅馬研究古代遺跡的經歷,提出了一個相當精巧的圓頂建造方案,打敗另一位也是大有來頭的參賽者,也是十年前的競爭對手:吉貝爾蒂,成功拿到了標案。

他是怎麼解決這些百年難題的呢?根據這些問題,他提出了以下的解決方案:

  1. 使用石鏈和鐵條作為骨架,增加支撐
  2. 不用石頭改用磚頭,減輕重量
  3. 磚頭用魚骨排列,增加緊密度
    可以把圓頂想像成冰淇淋的樣子,一圈一圈的從下往上螺旋的堆砌。這樣子的蓋法,可以讓磚頭之間維持緊密的排列,不會倒塌。而捨棄石材改用磚頭,也成功減輕整個圓頂的重量,降低垮掉的風險
  4. 空心雙層圓頂,彼此支撐
    在大圓頂的內部又蓋了一個小圓頂,這樣子,內層圓頂和外層圓頂,又可以互相作為彼此的支撐,其實就有點像飛扶壁的概念,只不過他沒有呈現出飛扶壁實際的樣貌。

這兩個圓頂的中間夾層有一個螺旋樓梯通道,我們現在也可以隨著圓頂慢慢一圈一圈往上爬。過程中,你還可以走到圓頂內部最下方的起點,抬頭近距離觀賞著瓦薩里畫的超巨大圓頂濕壁畫《最後的審判》

穹頂畫—最後的審判

巨大穹頂畫《最後的審判》,是在圓頂完工後的一百多年,也就是1568年,由梅地奇家族的另一位柯西莫一世,委託瓦薩里Giorgio Vasari畫的,非常壯觀。這位瓦薩里來頭不小,他除了是設計烏飛茲美術館的建築師,也是文藝復興最知名的畫家傳記作家,他寫的《藝苑名人傳》,整整記錄了260位文藝復興時期最知名的藝術家的生平,是相當具有價值的參考文獻喔。而且「文藝復興」這個詞,正是他在這本書裡首次提出來的!

圓頂的穹頂畫主要分成三層。既然是最後的審判,那肯定少不了地獄、人間、以及天堂的畫面,其中地獄的部分很大程度是參考了但丁神曲當中所撰寫的地獄景象。我們站在第一層大平台觀看的時候,就可以近距離看到三張臉的撒旦在啃咬罪人,真的是非常震撼!接著走到第二層的平台,觀賞距離又更近了,在這裡你是跟那些正在等待被受審判的人一樣高,彷彿自己也置身其中,是即將要被審判的人一樣,等待神降下對你的判決。

因為需要採光,所以布魯內列斯基在穹頂做了一個有窗戶的小燈籠,既可遮雨又透光,讓圓頂內部的空間不會太暗。在開口的四周,瓦薩里畫了一圈超級寫實的壁畫,是四位使徒跟四位福音書的作者坐在頂棚,往下看著最後的審判的場景發生。而這畫法正是運用了布魯內列斯基所提出來的透視法畫的。站在大教堂地板從下往上看,好像真的有人坐在那裡看著我們一樣!

欣賞完內部的穹頂畫,我們還可以再繼續回到夾層中間,繼續在黑暗當中往上爬,爬到頂端會有個出口,走出去之後,你就到了圓頂這個最上面的頂端,他有個小陽台,這邊有非常好的view你可以看到整個佛羅倫斯市。
不過,如果要欣賞圓頂的話,我非常推薦你爬上另外一個迴旋樓梯,走出聖母百花大教堂,到旁邊有一個喬托鐘塔,這個鐘塔大約二十層樓的高度,爬上去後,可以近距離欣賞這個磚紅色圓頂的外觀,還有大教堂的屋頂,遙想當年文藝復興時期大建築師們的風采。如果有時間的話,我真的很推薦你兩個都爬,雖然很累,大概要爬四十層樓,但是相當值得!

偉大的佛羅倫斯天才

1436年,圓頂終於完工。等了整整一百五十年,佛羅倫斯人終於等到了屬於他們的的最氣派的磚紅色大穹頂,教堂完工那天,甚至連羅馬教皇都親自來到佛羅倫斯為大教堂獻祭。布魯內列斯基這個圓頂蓋得非常好,非常的堅固,因為這個大教堂其他地方都有倒過,就只有這個圓頂到了今天仍然是屹立不搖。

布魯內列斯基的成就,讓世人意識到建築除了功能要實用之外,

他的藝術性也並不亞於繪畫跟雕塑,

這也是第一次真正讓建築師這個職業被寫入藝術史裡面。

布魯內列斯基在完工後的十年去世,他就葬在了這個圓頂的正下方,石棺上面寫著:偉大的佛羅倫斯天才,布魯內列斯基長眠於此。
我們離開教堂,走到對面的街上,還能看到布魯內列斯基的雕像,他的目光始終看著他一輩子的心血結晶,那座美麗的八角形圓頂。

梅地奇宮與聖馬可大殿

我們看完聖母百花大教堂,接著再繼續往北邊走,會來到一間宮殿,他的外觀看起來不是很鮮豔,這個宮殿就是——Palazzo Medici也就是梅地奇宮
這個宮殿,是老科西莫委託建築師米開羅佐,也就是布魯內列斯基的徒弟設計的,這裡也是梅地奇家族在16世紀前主要居住的地方。在那個時候,一走進去在中庭的正中間,有矗立著一尊青銅雕像,這尊雕像是一個「裸體」的小男孩。他正是知名雕塑家多納泰羅最具代表性的作品《大衛》,這個自然也是科西莫委託他做的。
這座雕像在當時看來是非常驚世駭俗的,因為這是自古典時代之後的第一個全裸雕塑,當時的風氣還沒有開放到可以接受全裸的藝術品,不過很顯然科西莫非常喜歡,甚至還將他放在自己家的中庭。

梅地奇宮
《大衛》現存於巴傑羅美術館

其實大衛對佛羅倫斯人來說是非常具有特殊意義的,所以佛羅倫斯人很喜歡委託藝術家做關於大衛的創作,我們之後聊到米開朗基羅的時候再來詳細的說

聖馬可大殿

科西莫除了藝術,也相當熱愛古代經典,常常自己揹著背包踏上旅程到歐洲各地去搜集古代書籍,並且贊助了一堆旅行隊,讓他們搜羅更多書籍回來,並且翻譯成拉丁文譯本,收藏在他所蓋的公共圖書館裡,讓所有市民都可以免費調閱裡面的資料。
這個圖書館,就在梅地奇宮繼續往北邊走,也就是現在的聖馬可大殿。後來,科西莫甚至成立了柏拉圖學院,贊助學者來研究柏拉圖的思想,像「柏拉圖戀愛」這個詞,其實就是由科西莫門下的馬爾西利奧・費奇諾所提出的。
這些貢獻對於推動文藝復興時期人文主義思想普及可以說是最最最重要的奠基石。

可見老科西莫不只贊助藝術,他對於各項公共事務也都慷慨解囊,他說:

所有的這些,都給了我最大的滿足,因為他們不僅是為了榮耀上帝,也是給我自己的紀念

在科西莫晚年,他也再一次展現了自己的外交手腕,與義大利各大強國簽訂了一系列的和平條約,替戰亂不斷的義大利半島換來相當罕見的,長達半個世紀的和平黃金時期,史稱洛迪和平

1464年,科西莫去世,共和國甚至授予他國父的頭銜,從被流放的銀行家,到建國之父,在老科西莫的領導與贊助下,佛羅倫斯竟然成為了當時全世界最進步的城市,甚至成為整個西方世界模仿的對象。

科西莫靠著他的優異的政治手段,善用人才,以及敏銳的藝術品味,運用自己的資本,最終改變了整個時代。

觀看影片解說

Alice後記:

佛羅倫斯藝術散步路線

感謝每個跟隨我逛完佛羅倫斯的你們,這次的藝術之旅我們介紹了文藝復興的金主爸爸—梅地奇家族,並且也看了許多梅地奇家族的相關建築,這集的散步路線在這邊,歡迎搭配文章及影片服用https://reurl.cc/YvAW7a
而下一集,我會繼續講梅地奇家族中,科西莫的孫子—羅倫佐治理佛羅倫斯的黃金年代,以及背後的黑暗血腥故事,敬請期待唷!

留下你的回覆吧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回到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