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這篇文章講的是Fernweh illustration的instagram帳號和這個網站的誕生過程,時過境遷,其實有很多內容都已經更新(例如那個文章目錄),不過畢竟是儲思盆嘛,為了保留當時的心境,我就不刪改其中的內容啦。(寫於2020/10/27)

距離在德國慕尼黑生活的那段時間,也過了兩年。今年趁著空檔再訪慕尼黑,拜訪許久不見的友人,順便四處走走看看。旅程結束後,創了這個部落格,想把途中遇見的、不想忘記的,都放到這個儲思盆裡。

儲思盆是在《哈利波特》中拿來儲存記憶的物品。阿不思・鄧不利多曾這樣對哈利解釋儲思盆的作用:

⋯這時我就使用儲思盆,把多餘的思想從腦子裡吸出来,倒進這個盆裡,有空的時候好好看看。你知道,在這種狀態下更容易看出它們的型態和彼此之間的聯繫。

儲存記憶在我們麻瓜的世界裡,向來都很簡單。從以前的手寫日記—中學時期的無名小站—社群軟體興起後的facebook塗鴉牆—手機照相技術進步後的instagram—到現在時下最流行的youtube,還有現在仍一直有人在深耕的部落格,他們都是記憶的儲思盆,幫助我們留住一些⋯⋯沒有重要到會一直記在腦海中、卻又不想忘卻的人生時刻或想法。

鄧不利多展示儲思盆用法。要是我儲存記憶的方法也如此fancy就好了。

第一個儲思盆

現在會成為一個插畫家,跟慕尼黑也有很深的淵源。最初只是因為旅居國外,感官大開,興起了紀錄的念頭,便在旅途中亂畫些水彩明信片寄給朋友。後來作品多了,申請了instagram帳號,把畫過的畫,一股腦的丟上去,順便寫些畫作裡、旅途中的故事。一陣子後,漸漸有人追蹤,被商店邀請去當駐點插畫家,我的斜槓副業就莫名其妙作到現在了。在經營ig初期寫旅遊紀錄文的時候,總覺得這樣的呈現格式綁手綁腳。像是把作品丟進檔案室(archive)後,便將大門碰的一聲關上不管——連分類也沒有;也不斷有人對我說,這麼長的文章,在以圖為主的instagram平台上沒什麼人要看,所以心中一直都有想架網站的念頭。我想要流水帳般的把所有聯想思路逐一寫下,並且圖文並茂地在想法所及之處插入切合的圖像畫面,對於這樣的需求來說,instagram的呈現就有所侷限了。直到兩年後的現在,可能是又被旅行觸動了某部分的神經,這才下定決心要把網站架好。

↓非常庸俗的在此附上instagram帳號頁面上的最新發文,歡迎大家追蹤。

順帶一提,Fernweh illustration這個名字也是在草創instagram帳號時取的。Fernweh是一個德文單字,由兩個字組成。Fern是遠方的意思;weh則是痛,在這邊可以作「渴望」解。這個字,其實是從德文單字「Heimweh」所延伸出的反義詞。Heim是家鄉;Heimweh,就是想家。於是Fernweh便是「渴望遠方」的意思。這個詞除了拿來解釋人們對於旅遊的衝動或渴望,一些並不屬於現實世界的幻想之境,也可以讓人心生嚮往。

會選用這個詞,也和這幾年的心境不謀而合。我是個很飄的人,常常坐在書桌前,思緒卻飄到很遠的地方,不論在哪個城市生活,總是過著別城的時區,有時差了兩三小時、有時甚至飄到七個小時遠的城市去。這樣生活在他方的日子,差不多從小學就開始了。喜歡深夜的理由有很多——深夜很安靜,沒有白天那些的大大小小的聲音,萬籟俱寂,好像全世界都睡了,只剩下你一個人還默默在黑暗中點著燈。這時候的想法能飛很遠,跨越身體所身處的水泥牢籠,飄到夢想中渴望的地方去。不管寫程式、寫文字或是畫畫,都是需要聚精會神才能工作的事。深夜能讓我忘記白日的角色和例行公事,在毫無干擾的情況下完成作業。小學就開始熬夜的行為讓我一直覺得自己是個怪人,直到國中時,聽到音樂劇《The Phantom of the Opera》中魅影唱的《The Music of the Night》,立刻就有那種「啊!我終於找到知音了!」那種相見恨晚的感覺!魅影在這首曲子裡把所有我心中想表達的、有關於夜晚創作的感覺完完全全的唱了出來呀!!(尤其當時電影版魅影選角是個有魅力有才華、唱歌又有power的性感帥哥,拿下面具一樣帥得很沒說服力~到底誰要喜歡勞爾~)

講到這邊不得不來回顧一下,第一次接觸到這首歌時,它的歌詞是有多麼的唱進我心坎:

Night-time sharpens, heightens each sensation
Darkness stirs and wakes imagination
Silently, the senses abandon their defenses

Slowly, gently, night unfolds its splendor
Grasp it, sense it, tremulous and tender
Turn your face away from the garish light of day
Turn your thoughts away from cold, unfeeling light
And listen to the music of the night

Close your eyes and surrender to your darkest dreams
Purge your thoughts of the life you knew before
Close your eyes, let your spirit start to soar
And you’ll live as you never lived before

Softly, deftly, music shall caress you
Hear it, feel it, secretly possess you
Open up your mind, let your fantasies unwind
In this darkness that you know you cannot fight
The darkness of the music of the night

Let your mind start a journey through a strange, new world
Leave all thoughts of the life you knew before
Let your soul take you where you long to be
Only then can you belong to me

Floating, falling, sweet intoxication
Touch me, trust me, savor each sensation
Let the dream begin, let your darker side give in
To the power of the music that I write
The power of the music of the night

You alone can make my song take flight
Help me make the music of the night

好了真的扯太遠了,講到音樂劇我就會變成這樣,讓我們回到正題⋯⋯

第二個儲思盆

也許你會問,現在這年代要架部落格不是很簡單嗎?去部落格平台(如:Wordpress、Blogger、Medium、痞客邦)申請個帳號、套個模板,只要十分鐘,現成的部落格就出來了。我也這樣想過,不過在旅行時,參考了很多部落客的遊記,內容無庸置疑都寫的很詳細完整。但有時因為版面設計關係,瀏覽起來總是有點不夠直覺、或是內容太多,常常看到一半不知道自己滑到哪裡去了。於是我便思考,在網路遊記的版面架構上是否有什麼可以改善的。

有了一點想法後,在慕尼黑衝動的買了網域和虛擬空間,裝了wordpress的系統,便參考網路上的code實作了內文目錄浮動選單和可以顯示所有文章地理位置的旅行地圖。目錄這個功能是參考中國旅遊app馬蜂窩和窮遊設計的,目的是希望可以讓讀者知道自己正在閱讀的章節,若不想從頭滑到尾,可以直接從選單選擇你有興趣的部分,瀏覽器頁面便會直接滑動到該區域。除此之外,也會將不同但是相關的文章(例如屬於同一個旅遊路線的不同城市)放在同一個選單,讓讀者可以參考,逛完這個景點後,接下來的旅程還可以怎麼走。

手機版的內文目錄會收合在左方,留一個菜單按鈕(Contents)在左下角

點開後選單從左側滑出,正在閱讀的區域在整個選單(旅程)所在位置,會用不同樣式將文字Highlight起來。

旅行地圖純粹就只是實現一個想看到我的畫作在世界各地插旗的虛榮夢想而已,倒沒有什麼太認真的理由,哈哈哈XD

旅行水彩明信片

送給J的卡片是一切的開始。J是我在德國時最要好的朋友,平時我們總愛聚在他家或我家的客廳,做菜、唸書、分享生活和想法,而我們最常做的事,還是在難得的假期前夕,規劃接下來要去哪裏探險。某次黑森林的旅行,正逢J的生日,便就著手邊一張白紙畫了卡片給他。其實在來德國以前就有重拾畫筆的想法,卻遲遲沒有付諸行動。我徹底是個懶惰的人,沒辦法學習達文西那樣為了磨練畫技每天只畫雞蛋。但若是把所見所感所思畫成明信片寄給牽掛的人,除了可以拋光畫筆,還能在我缺席很久的他們的生活裡刷刷存在感,也是件挺不錯的事!原本打算一張卡片只畫兩到三小時的時間,畢竟瀟灑也是訓練出來的啊。但不知怎麼的越畫越認真,完成一張畫動輒六小時起跳,加上寫字的時間和折信封的時間(沒錯,因為買不到卡片大小的水彩紙,所以信封只能自己做),常常需要熬完全夜才能做好一張卡片。要割捨一張畫,對我來說一向是件很不容易的事情。不過比起躺在我家櫃子裡生霉,不如讓他們貼在別人家的牆壁上生灰。

慕尼黑日常

總而言之,這是我的第一張畫,畫的是慕尼黑瑪麗安廣場上的新市政廳和聖母教堂,也是多數旅行者對於慕尼黑的第一印象,乾淨、富裕、沒有戰爭的痕跡。但其實慕尼黑在二戰時是納粹的大本營,1944年遭到盟軍的飛彈襲擊高達66次之多,整個城市幾乎被摧毀,現在看到富庶的工業大城,都是慕尼黑人一磚一瓦照著原樣重建回來的。

慕尼黑的瑪莉安廣場(水彩,2016)

那時候還不太會畫水彩、建築、風景,也不知道群青和焦赭是天生一對。對於水彩大概是一種近鄉情更怯的心態。後來把她送給了同在慕尼黑認識,現在已經回加拿大的A,我很想她。

也許會對你有幫助的文章...

留下你的回覆吧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回到頂端